邶风柏舟(接稿)

缘更,改名了。
绿江、话本同名。

黑塔鬼众和名柯一起观影黑塔鬼(10)

黑塔鬼众人和名柯众人一起观影黑塔鬼。

来自单主 @岚柠儿  的约稿稿件。

单主继续约了,所以直接接着第七篇往后写的。

①观影原作为《黑塔鬼》,本文进行了部分改编及续写。

②本文黑塔鬼全员设定为洋馆事件后转变为人类,正在调查转变原因中,所以文中大多使用人名,和名柯为同一世界,费里因为洋馆事件,从洋馆脱出后暂时加入了酒厂。

③本文设定黑塔鬼全员已脱出,除费里外均不记得洋馆及洋馆内发生的事情。费里稍微有点黑化。

*【】内为观影内容

==================


  “从马桶形状的自动售货机里买到的食物...”亚瑟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还好路德维希不知道那食物是怎么来的。”

  再次被cue的路德维希摸了摸疼痛的胃部,总觉得这个影片对自己不太友好。

  

  【拿到食物的本田菊立刻便往回走,但从厕所出来后,他忽然注意到,旁边那间房的房门和之前不一样了,他没怎么犹豫,走上前打开了门。

  “哦呀,漆黑一片呢,开关在...啊,有了。”说着他按下了开关。

  灯光亮起,瞬间照亮了狭小的房间,也照亮了前方站着的,比他高出许多,正看着他的可怕怪物。

  本田菊一惊,现在转身逃出房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和怪物战斗。】

  

  “啊!”突然出现在屏幕上的怪物让园子吓了一跳,“总是这样突然出现,太考验人的心脏承受能力了,只是看影片都会被吓到,当时直面了怪物的日.本先生居然还能冷静地和怪物战斗,真是了不起啊。”

  世良点了点头,“这种超出人类想象的怪物,能够提起勇气和它战斗,确实很厉害。”

  世良虽然看起来很镇定,但她也清楚,这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是在看影片,没有过多代入,如果真的像那些人一样直接面对怪物,她肯定也会恐惧的。

  

  “门的样子和之前不一样了,”王耀一边思考一边说道,“之前是打不开的,那时候菊是看到了怪物进去的,但他尝试开门,门被锁上了打不开,现在门的外观改变了,菊很容易就打开了门,而门里就有着之前进去的那只怪物,姑且先认为这一只和之前进去的那只是同一只。”

  “那么这个门,应该不是进入洋馆内和菊失散的其他三个人更换的,那样的话,一定会触发和怪物的战斗。一来,战斗的动静菊肯定能听到,二来,怪物完全可以趁这个机会跑出来。但菊没有听到战斗的声音,怪物也还在房间里。”

  “所以这个门,要么是自己发生了变化,要么是这栋洋馆里,还有其他生物在。”路德维希说道,“如果是其他生物,那么他说不定一直盯着进入洋馆里的人的一举一动。”

  众人顿时不寒而栗。

  本就有着怪物存在,不知道如何才能逃出的洋馆里,还有个未知的存在一直监视着洋馆里的每一个人。

  也许在本田菊探寻洋馆的时候,那个未知的存在就在某一处盯着他。

  本田菊打了个寒战,相比起来,连屏幕上出现多次的Tommy都变得没那么可怕了。

  

  【战斗中不知道是碰到了什么,灯光突然熄灭了。

  ‘这样的话...’下一刻灯光又亮了起来,但是怪物不见了,就好像刚才的一切,只是他的幻觉一般。

  “诶?不见了...”

  难道刚刚的一切真的是幻觉吗,他有些怀疑。

  接着他又想起失踪的两个同伴,不管刚刚是不是幻觉,这个洋馆肯定是不简单的,‘我很担心意.大.利君,得快点找到他才行。’

  本田菊走到浴缸边拿起了水里的钥匙,然后转身离开。】


  “这把钥匙!”柯南情绪有些激动,“这把钥匙刚刚根本不在浴缸里的,就是灯光暗下又再亮起就出现在浴缸里了!”

  “战斗不是幻觉,怪物也不是幻觉,”他勉强平复了一下心情,“那个钥匙,说不定就是怪物趁着灯光熄灭扔在浴缸里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怪物就是在引导他们打开这些锁上的房间,这是陷阱,那些房间里,肯定有更多的怪物,或者更可怕的东西!”

  

  本田菊他们这边也有同样的想法。

  “因为一进来就看到了怪物,”本田菊分析道,“所以那个我没能好好观察房间,不知道浴缸里原本是没有钥匙的,也就没能发现这个异常。”

  “之前图书馆那把钥匙也是,明明一开始拿饭团的时候是没有钥匙的,”亚瑟说道,“但本田菊第二次进去的时候,就突然多了把钥匙,巧合的是那间屋子里也有怪物,这很难不让人怀疑,那些钥匙是来自于这些怪物。”

  “对了,那把打开图书馆门的钥匙,是路德维希给的,”弗朗西斯突然开口,“你们还记得吧,路德维希说过他们碰到了同样的怪物,之后在逃命的途中,他捡到了钥匙,也许,路德维希捡到的钥匙,也是从怪物身上掉下来的呢?”

  “如果钥匙的来源都是这些怪物,那有两种可能。一,这些钥匙是被怪物们从某个地方带出来的,它们也只有几把钥匙。二,每个怪物身上都有一把钥匙,每个上锁的房间,都对应了一只怪物。”王耀脸色有些凝重。

  “这两种可能性,都不能排除怪物是故意留下钥匙的阴谋论,但第二种可能性更糟糕,在没有找到离开洋馆的方法之前,他们必须在洋馆里探索,那些上锁的房间也不可避免地要想办法打开,如果每个上锁的房间对应了一个怪物,这个数量绝对是他们四个人无法应对的。”

  “菊仅仅只探索了一二层和第四层,就已经有这么多上锁的房间了,从进入洋馆前在外面看到的情况来看,不排除有地下层。如果真的是第二种可能性,那这个洋馆里面的怪物,就多到恐怖了。”

  “但是,这些怪物是怎么来的?”阿尔弗雷德疑惑,“而且,如果真的像王耀猜测的那样,有那么多的怪物,他们自己也都有钥匙,为什么不打开门离开呢?这么多怪物聚集在洋馆里,它们靠什么存活?”

  “对啊,”安东尼奥也不解道,“这些怪物身上有钥匙,就算没有大门的钥匙,也可以聚集到一起用蛮力打开大门吧。难道是那个将它们关在这里的家伙,在钥匙和大门上做了什么,让它们无法使用钥匙,也无法走出这个大门?”

  “可是这样的话,”罗维诺皱眉道,“为什么那个人不干脆把大门也锁住,不让外面的人进去呢?现在这个样子,倒像是故意让外面的人进去...”

  “就像是故意让外面来的人和里面的怪物互斗一样...”

  “笼中斗兽,”王耀半垂着眼,“也可以说是以前曾大肆流行的斗鸡、斗蛐蛐,一种将两个或多个生物关在一起,让它们厮杀,直到只剩下一个活的生物,是一种赏玩的游戏。”

  “现在,菊他们和这些怪物,就是被那未知的存在赏玩的斗兽。”


评论(16)

热度(214)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