邶风柏舟(接稿)

缘更,改名了。
绿江、话本同名。

【咒回】限定观影 42

*有原著描写。时间线是在动漫八十八桥结束的时候。无cp向,仅有部分原作感情线描写(很少)

*观看的原作片段是漫画随机抽取,不按顺序来。

有私设,ooc慎入。


  【‘这就是宿傩...’看着站起来的男人,在场的两人一咒灵,脸上都冒出了冷汗。

  ‘不同于五条悟的另一种强悍!压倒性的邪恶!’

  ‘彼此的一举手一投足,都可能成为我们的死因的恐怖!’

  两姐妹抱在了一起,‘可...可、可以喘气吧?不会因此被杀吧?’

  宿傩伸手按上额头,“头抬得太高了。”

  漏瑚赶忙单膝跪地,一旁的菜菜子将妹妹的头猛地按下,自己也低的快要贴上地板。

  ‘身体不由自主的——’漏瑚脑中念头浮现一半,一道攻击直接将他头顶削去一节。

  “你觉得单膝跪地就够了吗?稻穗越是丰满,头垂得越低。我看你的脑袋倒是蛮轻的。”

  “女娃们,先从你们开始。你们有话想要对我说吧?”宿傩站到两姐妹跟前,“看在一根手指的份上,我就听你们讲讲,说吧。”

  “...在这下面,”菜菜子心惊胆战地开口,“有个额头有缝合线,身披袈裟的男人。请您,杀了他。”

  “求您解放夏油大人。”】

  

  宿傩是不折不扣的诅咒,不管他面前的是人类还是咒灵,对他来说都没什么两样。

  

  【“夏油大人。”菜菜子站在夏油杰身后,为他梳理着头发,“五条悟是什么人?”

  “他曾是我的挚友,后来我们吵架了,就再也没见过。”】

  

  五条悟和夏油杰曾经是挚友。

  对于五条悟来说,不管立场如何,哪怕后来夏油杰成为了诅咒师,他依然认为对方是自己的挚友。

  对于夏油杰来说,他依然把五条悟当成挚友,但是从他和五条悟在新宿街头分道扬镳的那一刻起,他就只会承认,他和五条悟“曾”是挚友了。

  哪怕对对方的感情没变,他也不会承认他们现在的关系。

  五条悟承认两人的挚友关系,因为他不在意旁人的看法,他唯我独尊,不会为他人的言语动摇。

  而夏油杰,他清楚自己和五条悟现在的身份不同,他们是敌对的立场,他们如今的立场,不能再以挚友相称。

  但就像五条悟说的,夏油杰是他唯一的挚友,对夏油杰来说,五条悟也是他唯一的挚友。

  尽管后来他身边聚集了那么多的家人,挚友仍然只有五条悟。

  

  【[我们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的夏油大人是被五条悟杀害的,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但是,我们认为这结果也可以接受。

  毕竟五条悟是夏油大人唯一的挚友。

  然而你不一样。

  下地狱吧。]

  “我们知道另一根手指藏在何处...”

  [我们会要你尝到后悔的滋味。]

  “只要替我们杀掉他,我们就告诉您。”】

  

  “太大胆了,居然敢去威胁宿傩,”加茂宪纪皱着眉头,“宿傩可是千年诅咒,就算是跪在他面前求他,他也未必会答应,更别提威胁了。而且本来宿傩似乎是打算放过她们的,但现在这威胁一出口,宿傩大概会把她们杀死。”

  诅咒本就是恶意的造物,它们大多只会伤人,帮助人这种事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有智慧的诅咒,也不一定会帮人。

  虎杖悠仁想起曾经看到吉野顺平倒下,他恳求宿傩救人时的场景,不禁攥紧了拳头,他也是在那时候才认识到,诅咒到底是怎样的生物。

  

  【“所以...恳请您...”

  “抬起头来。”宿傩开口。

  两姐妹抬起头,下一刻美美子便被斩成了数块,鲜血喷到菜菜子的脸上。

  “美美子!美美子!”

  “不过是一两根手指,就妄想对我发号施令?令人不爽。”

  “宿傩!”菜菜子站起身,将手机对着宿傩,“去死吧!”

  但她还没来得及发动术式,头颅就被切成了两半,紧接着,身体也被切成无数小方块。

  菜菜子的手机落到宿傩手里,“呵,手机...不对,是相机。”

  “估计是能对所拍摄之人的状态动什么手脚吧?”他随手将其捏碎,“无聊。”】

  

  两姐妹的死亡在座众人都毫不意外,只是看到同类死亡,还是有种悲凉的感觉,尤其是她们是为了另一位她们尊敬的人才招致这场死亡,难免伤感。

  夏油杰死了,在他手里重新兴起的盘星教也散了,现在他养大的两个女孩子也死去了,盘星教恐怕会彻底消失了吧。

  五条悟和夏油杰是挚友,对于他养大的这两个女孩子,也有一份移情在,所谓爱屋及乌,菜菜子和美美子对于五条悟来说是盘星教的那些人里比较特殊的存在,他当初在夏油杰死后,也想过找到她们送到五条家照顾,但她们行踪掩藏得很好,五条悟又因为太忙没时间亲自去找,最后只好作罢。

  ‘果然还是应该把她们带回五条家好好教导一番,病急乱投医到诅咒身上,杰怎么教的,把这两个小朋友教的这么单纯。’

  

  【“轮到你了,咒灵。”宿傩看向漏瑚,“所为何事?”

  “不为...任何事。”漏瑚的头已经愈合,但他仍是一动不动地跪着。

  “什么?”

  “我们的目的是将你完全复活。只因为现在虎杖尚不能适应,所以你不过是暂时获得了自由,这一点你自己应该最清楚。”

  ‘就算宿傩的反转术式可以治愈他人,但对真人的无为转变改造过形态的魂魄也是无可奈何。所以宿傩当时并非不愿结下束缚,而是做不到!’

  “在虎杖悠仁回来之前,与他结下束缚!能够永远将肉体的主导权握在你手中的束缚!”

  “有大量虎杖的同伴正赶来涩谷,你有的是办法可以做到!”

  “没那必要”宿傩斜睨他一眼。

  ‘什么?’

  “我有我的计划。不过...原来如此...呵呵,看来这是殊死一搏了啊,咒灵。”

  “作为手指的回礼,来吧,只要你能击中我一下,我就当你们咒灵的手下,然后,我就帮你们把涩谷的人类杀个精光。除了一个人之外。”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漏瑚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

咕了这么久,主要是卡住了,感觉宿傩这部分没啥好写的,写出来没意思,想直接写后面的部分了,所以我打算宿傩的观影节奏搞快点,跳过一些,然后写完就直接写日车的审判。

评论(345)

热度(1405)

  1. 共7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