邶风柏舟(接稿)

缘更,改名了。
绿江、话本同名。

黑塔鬼众和名柯一起观影黑塔鬼(8)

黑塔鬼众人和名柯众人一起观影黑塔鬼。

来自单主 @岚柠儿  的约稿稿件。

单主继续约了,所以直接接着第七篇往后写的。

①观影原作为《黑塔鬼》,本文进行了部分改编及续写。

②本文黑塔鬼全员设定为洋馆事件后转变为人类,正在调查转变原因中,所以文中大多使用人名,和名柯为同一世界,费里因为洋馆事件,从洋馆脱出后暂时加入了酒厂。

③本文设定黑塔鬼全员已脱出,除费里外均不记得洋馆及洋馆内发生的事情。费里稍微有点黑化。

*【】内为观影内容

==================


  “原来路德维希家里也和亚瑟家里一样,有妖精存在吗?”阿尔弗雷德托着下巴,“但是为什么路德维希家里的妖精就能被看见,亚瑟家里的就看不见?弄得我每次看到亚瑟和妖精们对话都以为是在自言自语。”

  “都说了是真的有妖精!”亚瑟说道,“是你自己看不到而已,话说回来,我送你的独角兽呢,有好好照顾吧?”

  “那是当然,我可是hero啊!”

  “这和hero没有一点关系吧!”

  “你们觉不觉得,这个年糕妖精看起来有点眼熟?”王耀若有所思地说道。

  “的确呢,有种莫名既视感,”伊万偏了偏头,“很眼熟,而且有种才见过不久的感觉。”

  “我也有这种感觉。”亚瑟眉头紧蹙,“真的觉得好眼熟。”

  “能不眼熟吗,这家伙长得很像阿尔弗雷德啊!相似程度不说百分百,至少也有八九十了。”弗朗西斯吐槽道。

  “路德维希家的年糕妖精长得像阿尔弗雷德?”亚瑟的目光在路德维希和阿尔弗雷德两人之间来回扫视。

  “这和我可没有关系,”路德维希开口,“我连这个洋馆都不知道,更别说这个什么年糕妖精了。长得像说不定只是巧合。”

  “说的也是,”王耀点点头,“我们家以前成精的那些妖怪,很多都会照着画像捏自己的脸,有可能这个年糕妖精是在哪里见过阿尔弗雷德的照片,照着捏了自己的脸。”

  “本田菊,你怎么了?”安东尼奥看着浑身冒着怨念的本田菊,询问道。

  “在下没事,”本田菊有些无精打采地开口,“只是在下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太想看到年糕和吃年糕了...”

  

  【回到二楼,再次进入那个房间,原本的帘子换成了铁门。

  ‘诶?门变得气派了,换成了铁门,原本的帘子后面有门吗?’他有些不确定了,‘不对,帘子后面原本没有门的,是德.国先生换的吗?’

  他敲了敲门,“那个,德.国先生,可以打扰一下吗?”

  隔着门传出了路德维希的声音,“日.本吗,怎么了?”

  “四层的房间里有一个谜之年糕,它嵌入墙壁里面拿不出来了。因为有点可怜,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德.国先生能帮忙把它拿出来。”】

  

  “我总觉得有些奇怪,”柯南小声对身旁的安室透说道,“他从离开这个房间到上去四楼再回到这里,并没有多长时间,想要换一个铁门,且不说从哪里弄来的铁门,光是安上这个门发出的动静,就不可能一点都没听到,更别说安门加上打扫需要花的时间了。”

  “这个门不可能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安好的,”他皱起眉头,“完全不合常理,除非它原本就有这个铁门,不然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就...”

  “先往下看吧,”安室透开口,“我们把线索都整理起来,后面总有验证的时候。”

  

  【“这样啊,知道了我接受,但是,有一个请求...”

  “如果是我力所能及的话。”

  “实际上在逃命的途中,鞭子掉了。如果今后还与那个遭遇上的话,我想果然武器还是必要的,可以的话能否帮我找一下?”

  “那还真是巧呢,”本田菊笑道,“实际上方才已经捡到了哟,德.国先生的鞭子。”

  “诶?”

  “请等一下,现在就把他交给您。”本田菊从门缝将鞭子递进房间里,“它就掉在隔壁房间的床上呢。”

  “啊,是么…那还真是感激不尽…”】

  

  “到底是逃跑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才会把鞭子落在床上啊,”世良说道,“而且还是卷起放在床上的,倒像是因为什么事情在床边停留时,顺手放在那里的。”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人他撒谎了吗?”园子问道。

  “至少,他没全说真话,隐瞒了一部分,但具体隐瞒了多少,隐瞒了什么,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还分析不出来。”

  

  【“不不不,只是顺便而已。这样就可以到四层…”

  “啊!日.本!很抱歉…”

  “怎么了?”

  “非常的不好意思,实话说我肚子饿了,可以拿点什么食物过来吗?”】

  

  灰色区域的几人默默把目光投向路德维希。

  “阿西,你是故意的吧,”换成别人,基尔伯特或许不能确定,但对方是路德维希,他的弟弟,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你在故意支开本田菊。”

  路德维希当然也看出来另一个自己的目的,不过影片里的本田菊并没有察觉,“我不知道那个我想干什么,不过他确实在支开本田,而且门被换成了铁门后,被从外面强行打开的可能性也降低了,他像是在改造这个地方?”

  “改造的话,或许是为了抵抗之前碰到的那种怪物Tommy(路德维希:你们已经默认怪物叫这个名字了吗?),”本田菊说道,“从那个我把Tommy关在图书馆里就能看出来,它并不能强行突破房门,所以如果是为了抵抗Tommy来改造安装铁门什么的,确实是合适的做法,唯一有问题的是...”

  “路德维希怎么在那个你和他们分开的这么一个短暂的空档里,从遇到Tommy到发现Tommy不能强行突破大门这个特点并加以利用的,对吧?”王耀转过头,看着本田菊说道,“这个洋馆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从你去往厨房和他们分开,再到找到路德维希,你都没听到任何的动静,并不像遇到过Tommy并与之战斗过。”

  他收回视线,移向路德维希,“但之前路德维希的异常精神状态也不像作假。菊不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他一个人在洋馆里行走的时候,一定会提高注意力观察周围,他没有听到动静,不会是忽视了或没注意,而是真的没有任何声响传到他这里。”

  “这个洋馆比我们想象得更加复杂神秘,能交流成了活的生物的年糕、会攻击人的Tommy,这个洋馆有很多秘密,也很危险。”

  


评论(17)

热度(256)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