邶风柏舟(接稿)

缘更,改名了。
绿江、话本同名。

黑塔鬼众和名柯一起观影黑塔鬼(完)

黑塔鬼众人和名柯众人一起观影黑塔鬼。

来自单主 @岚柠儿  的约稿稿件。

因为单主说无法再约了,所以这篇就直接收尾完结。

(二编:单主继续约了,不过这篇不删。)

==================


  【因为观影厅遇到了时空动荡,能量不足,需要将诸位尽快送离影厅,】影厅里突然响起了雌雄难辨的声音,【因此无法再让各位以观影的方式知晓真相,接下来我会用数据传输的方式直接将后续所发生的事情传输到你们的大脑。】

  话音刚落,众人便感觉大脑里多了些什么,大量的情报输入了他们的脑海里。

  在消化完全部情报,知晓全部真相后,不光是灰色区域的王耀他们,就连红色区域和黑色区域的柯南琴酒等人,也陷入了一片死寂。

  国家意识体、死亡与轮回、牺牲与契约,一桩桩一件件,一下子获得这么多的信息,绝大部分人都短暂的失去了思考能力。

  

  唯有灰色区域的众人,因为曾是国家意识体的缘故,很快便理解了这些情报,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费里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垂着头,以往总是活力满满翘起的呆毛也跟着耷拉了下来。

  “对不起啊,大家。”费里西安诺道,他的声音有些哽咽,“如果我没有带着你们去洋馆,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大家也不会经历那么多次的死亡,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褪去那刻意伪装出来的天真后,费里西安诺一次次轮回堆砌的悲伤都倾泻了出来。

  “笨蛋弟弟!”罗维诺怒道,“你真的是个笨蛋!白痴!你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吗!你以为你自己一个人就能承担所有吗!什么都不说出来,全都揽在自己一个人身上,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你把我当成什么啊!需要你保护的婴儿吗!你这个蠢货、白痴!”

  “罗马诺,你先冷静一下。”安东尼奥拍了拍罗维诺的肩膀,然后朝费里西安诺道,“小费里西,这件事你的确有错,但不是错在不该带大家去洋馆,而是错在想把问题自己一力承担,费里西,你不是孤身一人,你有着同伴朋友。”

  “费里西安诺,”亚瑟环抱着手臂,“你把我们想得太脆弱了吧,自顾自地决定一切,隐瞒所有,我们可不是经不起磕碰的玻璃工艺品,需要你来保护,明明你那副总是哭哭啼啼举白旗的样子才更需要保护吧。”

  “费里西,”路德维希道,“你已经学会自己系鞋带了啊,明明以前那么久都没有学会的。”

  “诶?”费里西安诺抬起头,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在众人脸上看到任何的指责或是厌恶之类的情绪。

  “你一个人轮回了那么多次,难怪变化会这么大,”王耀开口道,“不管离开洋馆后我们有没有失去记忆,我们都不过是只经历了一个周目而已,最痛苦的是你,最辛苦的是你,变化最大的也是你。”

  他们失去记忆后,对于他们来说,就不过是过了一个瞬间而已,但是对于记得一切的费里西安诺而言,那是极为漫长的时光,漫长到他学会了系鞋带,学会了藏住眼泪展露微笑,学会了太多太多。

  他们并没有怪罪费里西安诺将他们带去洋房,费里西安诺已经足够自责了,这原本只是分享一个听到的传言而已,谁也不知道这后面是陷阱,怪不得费里西安诺。

  因为区域之间的隔离,观影厅无法离开座位的限制,他们无法去到费里西安诺的身边安慰他,只能吐露出言语去安抚那个伤痕累累的人。

  费里西安诺捂着脸痛哭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歉意还是解脱,只是心中堵塞了太久的情绪需要宣泄。

  “看来小费里西爱哭这一点没有改变。”基尔伯特调侃道。

  

  “真是无趣。”琴酒道,国家意识体什么的,和他没什么关系,他对于这些无用的感情什么的,也完全没有共鸣。

  贝尔摩德倒是思考了一下国家意识体对组织有没有什么影响,不过想到组织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想来是没什么影响的。

  基尔很早就进入组织了,国家意识体出事情的那段时间,她刚回到组织还处于被怀疑的状态,对这件事没什么了解,虽然对国家意识体之间的故事所触动,但作为“基尔”,她不能露出感性的一面,于是神情冷漠,不发一言。

  黑色区域的组织成员们,态度大多一致,事不关己,漠然以对,不要指望这群在组织里有着代号的成员们有什么多余的同理心。

  

  比起黑色区域的冷漠,灰色区域对费里西安诺的教导和安慰,红色区域的情绪就比较多元化了。

  园子和小兰哭成了一团,“幸好,幸好大家都逃出来了,一个人也没有少的逃出来了。”

  “他们都已经脱离洋馆了,你们怎么还哭成这个样子啊。”世良道。

  “但是就是很想哭啊。”园子一边擦眼泪一边说道。

  

  “国家意识体...?”柯南张大了嘴,扭头去看安室透。

  既然这个观影厅已经全部披露了出来,安室透也就没再隐瞒,点了点头,表示观影厅说的是真的。

  在刚刚被观影厅灌输记忆后,在各自的国家机关工作的安室透、赤井秀一也想起了关于国家意识体的一切,国家意识体的存在在政府机构人员里并不是秘密,只不过之前因为意识体们身上的变化而使得他们遗忘了。

  “原来如此,”安室透感叹道,“所以他们才会以国家之名称呼啊,所幸他们还是离开了洋馆。”

  时间倒退回过去,将那段痛苦的经历埋藏在时间的褶皱中,记得一切的,只剩下这座观影厅里的人。

  这或许是件好事,当初国家意识体们深陷在洋馆里无法逃离,一部分国家高层选择了舍弃了他们,因为国家意识体死亡后还会再诞生新的,所以他们被舍弃了。

  这件事情看起来他们都不知道,因为时间倒退了,在洋馆里的他们不知道外界的消息,外界的人也因为时间倒退而失去了那部分记忆,所以除了他和赤井秀一,不会再有人知道他们被国家高层舍弃的事情。

  安室透瞥了一眼赤井秀一,难得与对方达成共识,这件事情将会成为永远的秘密。

  

  【诸君,观影已经结束,接下来会将诸位送回来时之处。】那道声音再次响起,伴随着祂的话语,观影厅里的人一个个消失,就如他们来时一般。

  【悲剧的轮回已经终结,愿身为意识体的诸君,依然记得在洋馆内携手奋战的心情,祝愿诸君未来长久。】

  


评论(11)

热度(313)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