邶风柏舟(接稿)

缘更,改名了。
绿江、话本同名。

【咒回】限定观影 35

*有原著描写。时间线是在动漫八十八桥结束的时候。无cp向,仅有部分原作感情线描写(很少)

*观看的原作片段是漫画随机抽取,不按顺序来。

有私设,ooc慎入。


  【他抓着自己的头跪倒在地,痛苦的干呕起来。

  [‘我在想凭什么要判我死刑?’]

  眼泪不断滚落,“快死啊。”

  [‘我的死法我自己早就决定好了。’]

  “自己去死啊!别牵扯其他人啊!”

  [‘你要在众人的簇拥中死去。’]

  爷爷的声音也萦绕在脑海。

  “快点死啊!”

  可是他却造成了如此可怕的灾难。

  [‘去帮助别人吧。’]

  “现在!”

  [‘帮助别人。’]】

  

  虎杖是个善良又很容易共情的人,他第一次遇到伏黑惠的时候,能够为了救人吞下宿傩手指,他在八十八桥面对坏相的眼泪时感到疼痛。

  这些都是为了其他人。

  而这一次,他是为了自己。

  

  胃里翻涌着,让他也忍不住想要干呕出来。

  影片里痛苦的那个人是他自己,那种痛苦他此刻感同身受 。

  ‘我曾经想过凭什么要判我死刑...’他眼中泛着水光。

  他确实没有把宿傩当回事,他接触咒术界不久,虽然从五条悟口中听到了两面宿傩的凶名,但因为没有亲眼见过,他即使听过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五条悟说他对上宿傩会赢,面对这位将自己带入咒术界的老师,他潜意识里依赖着,觉得就算宿傩出现,五条老师也一定能够解决。

  

  少年院时宿傩现身,虽然和伏黑惠打了一场,但是唯一的死者是他自己。

  里樱高中事件里,宿傩表现出了他‘诅咒’的残酷,但因为没有侵占他的身体,他虽然意识到宿傩的恶,却也没有多注意。

  他太自以为是了!

  他以为自己能够压制住宿傩,他以为宿傩无法强行控制这具身体,他以为...

  就是因为这些以为,他害死了那么多的人!

  他现在的确对身体有着主导权,但只要失控一次,造成的后果都不堪设想。

  那个巨坑就是证据。

  

  ‘凭什么要判我死刑...’他低下头,捂着脸,眼泪从指缝间涌出,“确确实实就应该判我死刑啊!”

  

  胀相皱起了眉,虽然他安慰了虎杖,哪怕事情还未发生,但这件事始终会是虎杖的心结,旁人的开导作用不大,最主要的还是要虎杖自己能够想通才行。

  

  五条悟十指交叉托着下巴没有开口,这件事他虽没有预料到,却也不算意外。

  宿傩是千年前的诅咒之王,他的恶名至今仍流传在咒术界,他从虎杖的身上苏醒,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无人能够知晓,毕竟宿傩行事全凭心意,他可能什么都不做,也可能会肆意杀戮。

  五条悟对宿傩现身的可能性自然也是有所准备的,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被封印起来,这次的事件他确实处理欠妥了。

  

  【在激烈的情绪褪去后,他跪坐在巨坑旁,呆愣了一会儿。

  “我得走了,我要去战斗。”他脸上没有表情,连眼神都显得空洞。

  ‘这样下去,我将只是一名杀人犯。’】

  

  虎杖本来就有着过度的奉献性格,经过这件事,很明显转化成了强烈的自毁型奉献人格。

  他将眼前的罪孽背负于己身,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杀人犯,而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去战斗、去赎罪。

  

  “悠仁,”胀相伸手搭上虎杖的肩膀,“事情还没有发生,还有阻止的机会,而且这本身就是那家伙给你设计的陷阱,你不应该将它全怪罪到自己身上,你好好想想,冷静一下,不要被眼前的痛苦搅乱了理智。”

  

  【诅咒】

  

  【半边身子被火烧焦的七海建人提着咒具,一步步走下楼梯,前方是密密麻麻的改造人类。

  他抬起头长呼一口气,“马来西亚...对...马来西亚......关丹就很不错。”

  ‘在人烟罕至的海边盖一间房子。家里还有好多买来之后连翻都没翻一下的书。我要像一点点把之前的时间都找回来一样,仔仔细细地去读。’

  ‘不对,我这是来救伏黑的...对了,还有真希...跟直毘人先生呢?他们俩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累了,我好累。’

  ‘对,我真的好累,已经尽力了。’

  尽管意识并不算清晰,他还是提着咒具将眼前的改造人全部杀死。】

  

  “七海海?”虎杖瞪大了眼,把宿傩的事情先放到了一边,“怎么回事?之前的视频里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熊猫看着七海建人身上的烧伤,忽然想起有着相似伤痕的真希,“真希身上也有这样的伤痕,在之前的视频里,就是真希灭了禅院家的那个视频,不仅剪了短发,身上脸上都有烧伤。”

  

  “那个视频应该是在涩谷事件之后的,如果五条老师没有被封印,禅院家绝对不敢对真希学姐动手,”伏黑惠分析道,“禅院家现任家主禅院直毘人算是禅院家难得比较清醒的人,而且有着一级术师的实力,真希学姐血洗禅院家,他不应该没有反应才是。”

  “只有一种可能,禅院直毘人已经在涩谷身陨,这样才说得通,为什么禅院家会突然对真希学姐她们动手。”

  “我记得在之前视频片段里,我和真希学姐、七海前辈还有禅院家主都在一只咒灵的领域里,”伏黑惠眉头紧蹙,“那之后我被...那个人带走了,就再没有他们的画面了,如果说真希学姐的烧伤和七海前辈的烧伤是同一个敌人所为,那很有可能就是在当时从领域出来的位置附近。”

  

  “七海前辈是一级术师,”真希对于自己的伤势不甚在意,但是每当提及,就会想起殒命的真依,她收紧了和真依交握的手,“能将他伤成这样,敌人至少也得是一级以上的实力。”

  “在涩谷使用火相关的术式,又在一级以上的...”

  “是那个火山头的特级咒灵。”真依眼前闪过真希脸上身上的烧伤疤痕,语气冷凝。

  “以那个特级咒灵的实力,确实能将七海前辈伤至如此,说不定老头的死也跟他有关系。”真希说道。

  

————————————

哈哈哈哈,刀子,都给我吃!谁也别想好过!

呜呜呜,虎子,不是你的错啊!还有娜娜米,靠谱的成年人娜娜米就这么无了!jjxx你坏事做尽!最近的更新感觉大哥也危了,这就是新时代的热血少年漫吗?真的是挥洒热血(咬牙切齿)啊!

评论(140)

热度(1595)

  1. 共4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