邶风柏舟(接稿)

缘更,改名了。
绿江、话本同名。

【咒回】限定观影 34

*有原著描写。时间线是在动漫八十八桥结束的时候。无cp向,仅有部分原作感情线描写(很少)

*观看的原作片段是漫画随机抽取,不按顺序来。

有私设,ooc慎入。


  虽然熊猫他们有这样的决心,但影厅里的他们知道,最终结果是失败的,因为他们都被假夏油身边那个没见过的诅咒师封进了冰里,那人与他似乎有着什么交易,所以一直跟着假夏油。

  若不是九十九由基赶到,也许他们会死伤惨重。

  

  【「冰凝咒法·霜凪」

  惊人的大面积寒冰阻拦了众人的行动,并将他们迅速封进了冰里。

  ‘冰的术式?而且等级如此之高,’加茂宪纪惊到,‘随意妄动的话,身体会破碎!’

  “别杀了他们呀,”假夏油转过头来,“要留活口替我传信。”

  “这是留他们所有人性命的理由吗?”里梅手上的伤迅速愈合。

  ‘反转术式!咒术的规模跟我们就不是同个等级的,’日下部笃也为自己掺和这个任务后悔不已,‘我想回家...’

  “不过是这种水平的冰...”胀相用赤鳞跃动融化冰块。

  “哪种水平?”里梅指尖凝出尖锐的冰,伸在胀相眼前。】

  

  “冰的术式,能覆盖这么大的范围,这样的咒术师还是第一次见,”加茂宪纪道,“诅咒师里也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

  “胀相是特级咒物的受肉,按理说应该是一级术师的水平,但是...”他的话没有说完,其他人皆明白了他的未尽之言。

  根据咒术界的实力划分,在同一等级里,术师会比咒灵强,这也是为了方便术师执行任务,减少伤亡。

  胀相是九相图之一,九相图合起来是特级咒物,而能够受肉的胀相、血涂、坏相也是达到了特级的水平的,换算到术师身上,至少也是一级术师的实力。

  咒术界里一级术师确实不算少,但再往上的特级术师,却是凤毛麟角,这一代也只有四人而已,其中夏油杰已经死亡,仅存的三人中,五条悟已经被封印,乙骨忧太还在海外。

  虽然众人怀疑里梅有特级术师的实力,但他到底没有全力出手过,所以还无法定论。

  只是,若里梅真有特级实力,咒术界却完全没有察觉到丝毫痕迹吗?这人就像凭空出现一般,又和能更换躯体长生的假夏油是同伙,会不会也和假夏油一样,活了很长的年岁了呢?

  众人心里浮起这样的疑问。

  

  【虎杖悠仁猛地打碎冰块,并用双腿飞踢将胀相从冰块中解救出来。

  “你知道那是谁的肉体吗!”里梅不悦。

  “可以把你当成是自己人吧?”虎杖道,‘‘只有我身上的冰没那么结实,看来这家伙跟宿傩有关。’’

  “不对!”胀相否定。

  “啊?”

  “我是你的大哥。”

  “能不能拜托你认真一点!”

  “你能不能先叫一声试试看?”胀相期待道。】

  

  虎杖噎了一下,然后在众人看过来的目光里小声道,“敌人还在眼前呢,他怎么还揪着称呼这件事不放啊。”

  在看到胀相为了保护自己而不惜对上强敌的时候,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明明他杀死了胀相的弟弟,他们应该是仇人,可在得知虎杖也是他弟弟的时候,胀相又毫不犹豫地站到了虎杖身前。

  虎杖没有和父母生活过,自他记事起,就是爷爷在抚养他,爷爷给予了他亲情,他没有兄弟姐妹,不知道这种兄弟间的亲情。

  就算他真的是胀相的弟弟又如何呢?他杀死了坏相血涂,胀相为什么能毫无芥蒂的接受他,站到他身前来成为一个保护者的角色呢?

  虎杖感动,却也迷茫。

  

  【相关情节已触发观看完毕,关键人物咒胎九相图受肉体(胀相)加入一号观影厅。】

  

  机械音在影厅里响起,影厅后方出现了一扇门,从门内走出一道身影,众人还没有看清对方的样子,就听见对方非常激动的喊道,“悠仁!弟弟!”

  虎杖猛地从座位上跳起来。

  “咒胎九相图。”五条悟眯了眯眼,就通过这句话,不用看清也能猜到来者,更何况影厅还特意公告了。

  熊猫看了看虎杖,又看了看胀相,和身旁的乙骨、狗卷棘嘀嘀咕咕起来。

  众人因着影片暴露出的虎杖和胀相的惊天身世,虽然心思各异,但面上都没有开口,一开始的规则只禁止了对影厅的攻击行为,即使大家都被封印了咒力,也依然是他们人多势众实力更强,所以他们对于胀相的到来,也没有表现出排斥。

  更何况,八卦是人之本性,他们真的很想知道,虎杖和胀相是不是真的是亲兄弟,这其中又有着怎样的曲折。

  

  胀相忽略掉其他人,径直走向虎杖,钉崎拍了拍虎杖的肩膀,非常有眼力见地换到了另一侧伏黑惠的旁边。

  虎杖伸手欲要挽留钉崎,但是她动作飞快,躲开了虎杖的手。

  紧接着胀相坐到了虎杖身旁,他身体顿时一僵,紧绷着一动不动,脑子里涌现出许多乱七八糟的念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似乎是察觉到虎杖的窘境,前方的屏幕亮起,迅速播放起了新的影片。

  只是这影片才刚放了几个画面,众人就齐齐变了脸色。

  

  【杀人犯】

  

  【‘时间差不多了。’操控着虎杖身体的宿傩,看了看自己颤抖的手。

  他将昏迷的伏黑惠送到家入硝子在的救助点,然后回到了刚刚展开领域的地方。

  他面对着领域造成的巨坑,笑道,“臭小子,尽情回味吧!”

  重新掌握身体的虎杖悠仁,看着眼前这一片人间惨象,回忆起宿傩控制身体后所做的每件事。】

  

  “这都是...我做的?”虎杖抓着自己的头发,两眼呆呆地看着屏幕。

  繁华的街道,来往的行人,所有的一切,都化成了眼前巨坑里的尘埃。还有那具倒在巨坑边缘处的尸体。

  这些,全都是掌控了虎杖身体的宿傩所做。

  不光是虎杖面对这惨相心神失守,就连其他人也神色恍惚。

  现代的术师,整体实力比起当年咒术兴盛的平安时期,确实相差甚远。

  五条悟诞生后,咒术师的上限被拔高,但那只是他一个人强大,他以这份实力威慑着诅咒师,铲除强大的诅咒,比起诅咒师咒灵遍地的平安时期,要稳定和平得多

  现代术师咒灵之间的战斗,于那时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

  没有亲眼见识过千年前强大的诅咒师和咒灵的肆意屠戮景象,现代的咒术师们根本不明白两面宿傩“诅咒之王”名号的可怖。

  只是看了些许文献记载,又哪比得上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来得震撼呢。

  而他们此刻,也只是见到了战斗结束后留下的遗迹罢了,连真正的战斗都没有看到。

  

  其他人都震撼于两面宿傩造成的惨烈景象,而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虎杖的情绪。

  五条悟迅速反应了过来,本想说什么,但看见坐在虎杖身边的胀相,他停住了。

  胀相抓住虎杖拉扯头发的手,“悠仁!你冷静一点。”

  “是我害死了他们!”虎杖抬起头,双目赤红,“是我...是我和宿傩杀死了他们...”

  “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错不在你!”胀相在进入空间之前,正和咒灵他们一起,他刚得知自己的弟弟们被杀死没有多久,假夏油和咒灵们的谋划他也参与其中,“错的是算计你的家伙,和占据了你身体的宿傩!”

  “错的是被仇人耍的团团转的我。”两个弟弟被加茂宪伦支使去对付自己的另一个弟弟,最后死在他们尚未知晓的血亲手中,自己又被算计着加入谋害血亲的计划里。

  “我是个失职的兄长。”就算是被蒙在鼓里又如何,他的两个弟弟还是因为他的错误而死去,未来悠仁又会背负上数百人的性命。

  虎杖抬头看着胀相,胀相的眼里含着对他的愧疚。

  “加茂宪伦的计划我是知道的,那时候不知道你是我弟弟,所以我没有阻止他们,还参与了进去。他们要让你吞下十根两面宿傩的手指,让你在身体无法承受的情况下,使两面宿傩出现,掌控你的躯体。”

  胀相认真地对虎杖说道,“这是敌人的算计,两面宿傩的出现不是你故意所为,他造成的灾难也不是你的意愿,你也只是受害者,就算是两面宿傩是因为你的身体,才能这么肆意妄为,错也不在你,你只是他使用力量的媒介,有错的,是持有武器的人,而不是武器本身。”

  “谢谢...”虎杖嘴唇颤动了一下,还是没能说出那个称呼。


————————————

大哥来和虎子贴贴了!

(我看了看我后面安排的观影片段,刀都是连续的,而这些,都是因为jjxx,jjxx你坏事做尽!)

评论(156)

热度(1989)

  1. 共8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